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古稀工匠的“装裱人生”:40余年“继续创作”千

日期:2021-01-31 18:25

  中新网湖州1月31日电 题:古稀工匠的“装裱人生”:40余年“继续创作”千幅字画

  记者 施紫楠

  冬日的早晨,空气中带着几分寒意。73岁的沈林江走出家门,穿过一条安静的老街区,来到了坐落于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双林镇一栋三楼老建筑内的装裱工作室。

  几张硕大的朱红案台占据了工作室的大部分面积,桌边挂着各式各样的装裱工具。四边靠墙的木板上,布满了宣纸粘贴过的痕迹。

沈林江将作品小心翼翼地贴在墙上 李则名 摄

沈林江将作品小心翼翼地贴在墙上 李则名 摄

  自从接触装裱手艺以来,沈林江在这个6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里度过了40余载时光。从各种工具的使用,到托画心、晾干、裁边、镶边、覆背每一道工序的要领,他全部熟谙于心。

  20世纪70年代末,双林镇政府创办了墨河画苑,专门从事装裱书画作品。当时还在建筑公司上班的沈林江,应邀参与墨河画苑的筹备工作,由此开启了与书画装裱的半世情缘。

  “自古以来,双林以生产绫绢著称。据《双林镇志》记载:历史上,双林染绢的皂坊集中在耕乌桥一带,漂洗皂绢,染黑了桥下的清水。”沈林江介绍,“墨河”两字由此得名。

  谈及加入画苑的初衷,沈林江至今仍不得解。他说,“最开始单纯就是好奇,没想到看着看着就喜欢上了。为此我还辞掉了当时的工作,专心学习书画装裱技艺。”

  隔行如隔山,对于半路出家、毫无基础的沈林江来说,当学徒的过程枯燥又乏味。

  “从最基本的擦案子开始学,因为装裱要经常用到浆糊,如果案子擦不干净,浆糊就有可能弄脏字画。”沈林江表示,光擦案子这一项,他就学了足足三个月。

沈林江在装裱书画作品 李则名 摄

沈林江在装裱书画作品 李则名 摄

  靠着对装裱技艺的喜爱,沈林江跟着师傅勤学苦练,技艺日臻成熟。40多年来,经他手装裱的书画作品不下一千件。近年来,他还独立修复了许多名家真品,这些作品先后被收录《中国书画装裱艺术人才大观》等典籍。

  随着时代的发展,机器胶膜装裱不断冲击传统手工书画装裱。面对速度快、成本低的诱惑,沈林江从未有过犹豫,坚持手工装裱。

  面对市场冲击,如何在夹缝中求生?沈林江的回答是:以高品质为手工装裱“代言”。

  “都说‘三分书画,七分装裱’,装裱的质量关系着作品整体的品相和存续时间。”沈林江介绍,装裱一幅字画,前后至少需要经过几十道工序,整个过程环环相扣,一个工序稍有不当,便会减弱作品的艺术气息。

  在沈林江看来,机器装裱大多使用化学原料瞬间高温定型,一天就可完成几十幅作品,但也不同程度破坏了纸质,影响字画寿命,更别说保留其中散发的独特韵味。

  在沈林江手中,一幅作品的装裱至少要半个月时间,“比如托画心,为了避免损伤原画墨迹,要先对墨色浓淡进行观察,再考虑纸张的吃水性能,才能动手。”

沈林江在工作室内中埋头苦干 李则名 摄

沈林江在工作室内中埋头苦干 李则名 摄

  沈林江说,装裱就是作品的“继续创作”。遇上作品需要修复时,装裱师又担任着“医生”的角色。

  如今,沈林江的儿子早已在宁波成家立业,但因为心里一直放不下裱装裱这门手艺,他一直住在双林老家。

  “装裱需要极度的专注,这么多年过来,我每天来到工作室想的就是明天要裱哪一幅画,思考该如何把这门手艺做到极致。”沈林江说。(完)

娱乐 返回头部